上海合同律师转载:合同纠纷裁判规则9条

发布时间:2021-12-20 17:04:14

阅读提示:天同码是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借鉴英美判例法国家的“钥匙码”编码方式,收集、梳理、提炼司法判例的裁判规则,进而形成“中国钥匙码”的案例编码体系。《中国商事诉讼裁判规则》(中国钥匙码—天同码系列图书)已由天同律师事务所独家出品并公开发售(购买链接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本期天同码,节选自最高人民法院中国应用法学研究所编《人民法院案例选》总第84—86辑有关合同纠纷部分内容。

 


文/陈枝辉 天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图片    

 

【规则摘要】

 

1.委托合同是否适当履行与委托费用使用无直接关联

——判断委托合同是否适当履行标准应系受托人是否完成委托事务,而非委托人所付费用是否全部用于办理委托事务。

 

2.违约损失赔偿,应包括签约时可预见到的可得利益

——违约损失赔偿应包括可得利益损失,但不得超过违约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应当预见到的因违约可能造成的损失。

 

3.一方未行使请求权,另一方无权提出同时履行抗辩

——抗辩权系与请求权相对应的权利,在一方未行使请求权情况下,另一方当事人无权请求确认享有同时履行抗辩权。

 

4.后履行方丧失履行能力,先履行方可主张不安抗辩

——双务继续性合同后履行方丧失履行能力,则其不能主张先履行抗辩权,亦不能以此对抗先履行方主张不安抗辩权。

 

5.违约造成实际损失均无法举证时,违约金调整原则

——合同双方所举证据均不能证明违约造成实际损失额时,合同订立目的亦可作为具体衡量约定违约金高低因素之一。

 

6.有偿委托代理合同履行中,受托人注意标准的认定

——有偿的委托代理合同履行过程中,非因受托人欠缺善良管理注意义务而造成损失的,受托人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7.承揽合同性质认定及合同价款约定不明确时的处理

——合同虽约定了总价款,但依定作方指令,履行时工作内容变更,导致价款争议的,应依《合同法》相关规定处理。

 

8.“同时租用、同时终止”实质系合同解除权约定

——不同承租主体与出租人分别签订的两份租赁合同,所作“同时租用、同时终止”条款,实质系对合同解除权约定。

 

9.超市与供应商约定利润分配,不属“无条件返利”

——超市依供应商销售或进货额比例收取返利,视为双方对经营利润分配约定,不属行政规章禁止的“无条件返利”。

 

【规则详解】

 

1.委托合同是否适当履行与委托费用使用无直接关联

——判断委托合同是否适当履行标准应系受托人是否完成委托事务,而非委托人所付费用是否全部用于办理委托事务。

 

标签:合作开发|合同性质|委托合同|合同解除|委托费用

 

案情简介:2002年,置业公司与开发公司签订协议,约定置业公司项目集体土地变为国有土地、征地、实现“三通一平”等工作,开发公司以每亩40万元土地补偿款形式分阶段支付。2006年,置业公司就委托事项进行大量工作,订立了土地补偿协议并支付部分补偿费用,取得涉案项目立项手续。2007年,开发公司以征地、拆迁进度慢为由向置业公司发函解除协议。2008年,开发公司诉请确认协议解除,置业公司返还已支付的9500万余元及利息。置业公司反诉支付尚余款项5400万余元。

 

法院认为:①从置业公司与开发公司所签协议看,置业公司需完成土地变性、征地、实现“三通一平”等工作,而开发公司以每亩40万元土地补偿款形式支付报酬,即置业公司以固定价格获取合同利益,不分享项目最终收益;从协议履行结果看,政府主管部门并未认可置业公司的合作开发主体资格,置业公司无论通过与开发公司签约还是其办理开发公司委托事务结果,均不能成为案涉项目开发主体,故其主张与开发公司所签合同系房地产前期开发合作合同依据不足。结合协议履行过程,合同性质应为委托合同。前述每亩40万元土地补偿费既包括处理委托事务费用,亦包括置业公司报酬,其性质为开发公司向置业公司支付的包干费用。该费用性质确定后无当事人合意不能轻易变更,委托方未完成委托事项,只能考虑减少委托方应给付费用,而不能引起合同约定费用性质变化。②委托合同是否适当履行应以受托人是否完成委托事务进行判断,委托人所支付费用是否全部用于办理委托事务不能作为判断合同是否适当履行标准。除非合同特别约定,委托人支付费用用于某一用途,或该费用挪作他用将客观导致委托事务无法完成,但本案中开发公司并无证据证明该挪用行为已严重影响到委托事务正常处理。且置业公司在办理委托事务过程中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办理了项目立项手续,完成了项目从无到有的重要环节。本案委托合同解除主要原因是双方失去信任。《合同法》第410条规定:委托人或者受托人可以随时解除委托合同。《合同法》第96条规定,一方当事人主张解除合同的,必须以明示的方法向对方发出通知,合同自通知到达对方时解除。本案开发公司已发函置业公司解除合同,故双方委托合同已解除。③协议约定开发公司分阶段付款,实际上与置业公司办理委托事务进程相衔接,第二阶段付款既体现对前一阶段置业公司办理委托事务费用和报酬的补充,亦具有预付下一阶段费用和报酬性质。由于双方协议已经开发公司行使解除权而解除,置业公司不再承担下一阶段委托事务办理,无需支付与委托事务相关的费用亦不能取得相应报酬,判决双方协议解除,置业公司返还开发公司3100万元几相关资料原件。

 

实务要点:委托合同是否适当履行应以受托人是否完成委托事务进行判断,委托人所支付费用是否全部用于办理委托事务不能作为判断合同是否适当履行标准。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一终字第72号“民福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与北京住总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委托合同纠纷案”(审判长韩玫,代理审判员李琪、肖峰),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302/84:13)。

 

2.违约损失赔偿,应包括签约时可预见到的可得利益

——违约损失赔偿应包括可得利益损失,但不得超过违约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应当预见到的因违约可能造成的损失。

 

标签:违约责任|违约损失|可得利益|可预见原则

 

案情简介:2007年,电缆公司与贸易公司签订远期商品购销合同。2008年,因金融危机引发铜市场价格大幅下跌,双方产生履行纠纷,诉讼中达成谅解补充协议,约定了详细的结算方式、违约责任。双方据此撤回起诉。2009年,贸易公司以电缆公司未依谅解补充协议履行付款提货义务为由,诉请贸易公司赔偿其包括可得利益1亿元在内的违约损失。

 

法院认为:①本案合同不属变相期货、非法期货交易性质,而应认定为远期商品购销合同性质。谅解补充协议为双方所签最后一份协议,应依此认定违约方责任范围。②贸易公司可得利益损失即电缆公司如适当履行合同,贸易公司可获利益。双方所签系远期商品购销合同,由于合同标的价格双方已确定,故在履行合同中,如未来铜市场价格上涨,超出合同价格部分利益即电缆公司可获利益,同时亦系贸易公司需承担的风险;相反,如未来价格下跌,低于合同价格部分利益即贸易公司可得利益,同时亦系电缆公司需承担风险。实际已履行完毕的购销合同亦按上述盈利模式进行结算的。追求商业利润系双方签订远期商品购销合同目的,双方应获上述商业利润并承担相应风险系由该合同性质决定的,系双方当事人签订该合同时即预见到的。电缆公司应预见到因铜价上涨或下跌交易双方可能得到的利益和承担的风险,应预见到因自己违约可能对贸易公司造成的损失,故电缆公司应赔偿贸易公司可得利益损失。③贸易公司可得利益即谅解补充协议约定的应提货数额乘以合同价格与市场价格差价。根据电缆公司如履行合同,贸易公司可得预期利益计算,贸易公司可得利益总额约为1亿元。相应地,电缆公司亦可获得等额违约利益。上述可得利益与贸易公司因电缆公司违约造成的实际损失之和,和谅解补充协议约定的违约金数额相当。即谅解补偿协议约定的定金不予返还之后仍不足以弥补贸易公司实际损失,故根据合同实际履行情况及过错责任,依公平原则即诚实信用原则,参照谅解补充协议约定的违约金标准,判决电缆公司向贸易公司支付违约金1.28亿元。

 

实务要点: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获得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案例索引: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二终字第55号“上海同在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远东电缆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审判长周帆,审判员沙玲,代理审判员周伦军),载《人民法院案例选》(201302/84:37)。

 

3.一方未行使请求权,另一方无权提出同时履行抗辩

——抗辩权系与请求权相对应的权利,在一方未行使请求权情况下,另一方当事人无权请求确认享有同时履行抗辩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