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权代理合同效力处理问题,上海合同律师转载

发布时间:2021-12-20 16:56:57

  效力待定合同的相关内容,里面提到无权代理合同效力待定的情形,这节打算对无权代理合同进行深入剖析,看看立法背后有着何种玄机!
  一 表见代理与狭义无权代理
  表见代理本质为无权代理,由于被代理人存在某些疏忽(比如:代理已经结束,却疏忽没有收回相关的代理授权书等),导致代理人在实施代理行为时本已无代理权,但却因为具备代理授权书等表征其具备代理权的授权外观特征,相对人(乃至其他人)都有理由基于对这些授权书一类的合理信赖认为其具有代理权。
  相对人(乃至其他人)信赖这些授权外观标志本就是一种合理信赖,乃是交易便捷所必须的。所以 值得保护。
  被代理人因为自己的不谨慎没有消除授权外观标志,才导致相对人合理认为自己是在与被代理人签订合同。为了保护这种合理信赖(对于交易便捷及交易安全所需要的),因此法律直接认定该合同对被代理人生效。这就是表见代理。
  表见代理说白了:被代理人与代理人之间是否存在授权事实,其他人根本无需关心。这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私事,与其他人无关。作为其他人只看重代理人是否能够出具表明自己有代理权的相关证据(比如 代理授权书 公司印章等等),因为大家都希望交易能够快捷节省交易成本(没有人愿意花精力去实际调查被代理人与代理人有没有授权的实际事实),直接看有没有表征有权代理的证书之类,就会灰常省时间。因此 对于社会来说,大家关注的是授权外观标志(证明授权的证书一类的),所以 如果被代理人不想被无权代理,他要做的就是谨慎消除授权外观标志,不要让人因为他的疏忽而产生合理的误信,他没有谨慎做到这点,他的疏忽导致别人合理的误信(将无权代理合理信赖为有权代理),他就应该对此行为负责,承担被代理人责任(合同的法律效果归于被代理人)。
  于社会来说:被代理人要做的是对授权外观标志负责。对于授权的真实事实情况只对被代理人与代理人有意义。
  构成表见代理合同是直接对被代理人生效的。
  效力待定的无权代理是指狭义的无权代理(不构成表见代理的无权代理)。
  我们来分析下这种无权代理的法律效力问题。
  一 该法律关系涉及三方利益相关方
  被代理人 代理人 相对人
  二 在法律预期的公平正义状态下,三方当事人在法律中的地位情况。
  代理人明知自己无权代理,还以被代理人名义签订合同,意图将按自己意思安排的合同权利义务归于被代理人。意欲将自己意志强加于被代理人,侵犯被代理人的个人意思自由,属于破坏法律预期每个人都应该尊重别人的意思自由的理想状态(不得将个人意思强加于他人或干涉他人意思自由)。因此 其不值得法律保护,法律应该给予其否定评价。
  被代理人自己没有对合同做出任何意思表示,而代理人及相对人却想把他们的合同意思强加于被代理人,被代理人属于个人意思自由遭受他人意志干涉,在法律预期的个人意思自由理想状态下,属于受害者处于弱势一方,法律应该加以倾斜性保护。
  而对于相对人来说:却需要考虑其为善意还是恶意。
  如果相对人是善意的,其不知道代理人是无权代理(其尽到了交易中对代理权审查注意义务)。既然相对人有合理理由认为代理人从事的是有权代理,他(她)是在与被代理人缔结合同,这种善意相对人是值得保护的。
  如果相对人是恶意的,相对人知道或应当知道代理人是无权代理,其仍然与代理人签订合同,欲将合同的效果加诸于被代理人,其与代理人一起侵害被代理人的个人意思自由,因此不值得保护。
  三 法律对三者利益权衡
  对于被代理人来说,由于其面临被代理人与相对人的意思自由侵害,法律为了保护它,所以让被代理人基于自己的意思去决定要不要接受这个合同。也就是赋予其追认权,被代理人可以基于自己的意思去考虑要不要接受合同,如果它愿意接受合同,就进行追认同意。如果它不愿意接受合同,就直接不追认即可。
  假如 如果被代理人同意接受合同,也即进行追认,同意自己承担合同的权利义务。这个时候,合同自然在相对人与被代理人之间有效成立。大家都皆大欢喜。
  更难的地方在于要是被代理人不同意接受合同(不对合同进行追认同意)。这个时候相对人与代理人之间如何处理?
  前面已经分析了无权代理人是不值得保护的。
  但相对方却因为善意和恶意在保护上有所区别。
  如果相对方是善意的,相对方有合理理由认为代理人是有权代理。从而认为自己在与被代理人签订一份有效的合同。这种善意信赖值得保护。
  如果被代理人拒绝追认合同,合同不能按照善意相对人在订立合同时期望的状态发生效力(自己与被代理人签订有效的合同)。这种应该值得保护的预期落空,又应该怎么样来保护善意的相对人呢?
  这个时候,因为善意相对人值得保护,无权代理人不值得保护。保护天平自然向相对人倾斜,应该以满足善意相对人最大利益(同时 又不会给无权代理人带来不公平的损害)为目标。
  此处合同的交易走势就应该交由善意相对人来选择。
  原本善意相对人签订合同是期望能够与被代理人进行合同交易。现在被代理人不同意接受合同。如果善意相对人应该自己重新衡量要不要与代理人从事这份合同交易。
  比如 它原来看重被代理人的商业信誉 某种特殊的履约能力(可能是处理某合同事务所需专业能力)等某种交易因素。抑或其他利益方面的考虑,善意相对人如果觉得与代理人继续从事这项交易,根本无法达到自己的交易预期,善意相对人可以选择让该合同无效,但让代理人承担缔约过失一类的信赖利益赔偿责任。
  如果善意相对人经过权衡,觉得与无权代理人继续按合同履行也是可以接受的。它也可以选择要求无权代理人履行合同使自己获得履行利益。
  虽然 无权代理人在签订合同之时,它只是希望把法律效果归于被代理人,其不存在以自己作为合同当事人的订立合同的意思。从无权代理人的意思角度出发,确实没有让其成为合同当事人对合同承担履行利益的理由。但基于保护善意相对人的必要以及无权代理人自己过错使得善意相对人与被代理人订立合同的预期落空,所以要求其按照合同对善意相对人进行履行利益的赔偿就有了正当的理由。
  简言之:无权代理合同如果被代理人拒绝追认合同。善意相对人是值得保护的,对于它与无权代理人之间的处理,应该把选择权交给善意相对人。它可以让合同交易取消让无权代理人承担信赖利益赔偿(回复到合同未订立的状态),它也可以选择按照合同要求无权代理人进行履行利益赔偿(按照合同得以履行的状态)。
  如果相对人是恶意的,相对人知道代理人是无权代理。仍然与代理人签订合同,意欲把合同权利义务加诸于被代理人。恶意相对人本身就参与了侵犯被代理人的意思自由的行为,不值得保护。既然恶意相对人已经知道代理是无权代理,它就应该预计到该合同可能会被被代理人拒绝的风险,其能预见风险,却仍然签订。视为其自甘风险。交易总是存在一定风险,风险的评估及接受与否,都应该由交易当事人自己决定,而不是法律强行来消除交易风险,以家长式保护交易,这本身就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则。所以  恶意相对人不值得法律保护。如果它欲追究与无权代理人之间的责任,应该按双方过错进行分担。
  简单说:无权代理的恶意相对方不值得保护。